身体力行的道德楷模:罗斯福如何领导美国取得二战的胜利

2018-12-06 16:26:00 来源:东方网 作者:综合 责任编辑:杨小兑 字号:T|T
摘要】4月12日下午1点15分,富兰克林·罗斯福举起手指了指他的后脑勺,说:“我的后脑勺痛得厉害。”然后他一头栽倒在地,再也没有醒来。“我一进屋子就听到沉重的呼吸声,这已经说明了一切。”威廉·哈西特不久后这么写道。

  4月12日下午1点15分,富兰克林·罗斯福举起手指了指他的后脑勺,说:“我的后脑勺痛得厉害。”然后他一头栽倒在地,再也没有醒来。“我一进屋子就听到沉重的呼吸声,这已经说明了一切。”威廉·哈西特不久后这么写道。当他走进罗斯福的卧室时,看见总统双目紧闭,嘴巴张开,呼吸困难……3点30分刚过,罗斯福就停止了呼吸。布鲁恩医生试过做人工呼吸,注射咖啡因苯甲酸钠混合液,最后直接将肾上腺素注入心脏。但这一切都无济于事。3点35分,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宣告死亡。

  “我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战”

  几小时后,当这个消息通过电报线路飞速传播时,震惊的哈里·杜鲁门正准备举行就职宣誓,埃莉诺·罗斯福前往沃姆斯普林斯,陪伴着她丈夫的遗体一同回家。此时此刻,一列载着109名犹太人的列车离开了维也纳火车站,开往特莱西恩施塔特集中营。这是战争期间艾希曼部门进行的最后一次纳粹官方驱逐行动。几天后,盖世太保将在汉堡一所被不幸选中的学校地下室绞杀20名犹太儿童。

  4月14日,当仓促布置的总统葬礼正在白宫东厅进行时,美军在另一处纳粹附属营区内发现了一个死尸火葬坑,坑内的木柴仍然在燃烧。4月15日,富兰克林·罗斯福在海德帕克玫瑰园下葬的同一天,美军进入了诺德豪森集中营(Nordhausen),同时还有英军的一支小分队进入了贝尔根—贝尔森集中营。

  一万具横陈荒野的尸体等待着他们。濒死之人和死尸一同躺在藏污纳垢的床铺上,几乎难以分辨。一名英国上校描述了他们路过时看见的场景,男男女女从床铺上跌落,然后倒在地上断气了。肮脏不堪、臭气熏天的营房里,医生们在那些认为还有生还希望的难民额头上做了红十字的标记。第一周每天都有300人死亡。在那之后的几周里,每天大约也有60人或更多人死亡。美国大兵们努力提供帮助,向那些瘦骨嶙峋的幸存者分发巧克力棒,但巧克力显然对这些人的身体机能系统而言太过奢侈,很多人都因此身亡。士兵们还分发了香烟。一些囚犯甚至没有去吸这些烟,而是直接把烟给吃了下去。

  彼得·库姆斯(Peter Combs)是一名士兵,他盯着敞开的坟墓和“裹尸布”,在信中给家中的妻子写道:“我看见他们的尸体就躺在他们的栅舍附近,他们大概是踉跄着步子走出来或者爬到阳光底下才死去的。我看着他们虚弱地走完最后的旅程,一些人甚至就是在我看着他们的时候断了气……他们的结局已然注定,不可避免,他们距离死神太近,我们已经无法将他们带回阳间……贝尔森就是一处活地狱……也许对于那些质疑我们一直以来为何而战的人来说,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必要知道,这就是一个不容置疑的答案。”

亚伯拉罕·林肯

  我们一直以来是为何而战?这些话语一定会像轮唱圣歌一样不断回响吟诵。确实,囚徒对食物有多贪婪,就有多渴望美国人到来。无论美国人到哪里,胜利的场面都是一样的。这些场面引人联想起永远冻结在时间长河里的那一刻——当亚伯拉罕·林肯在1865年4月内战结束时踏上里士满大地的时候,一群欢腾的旧日奴隶兴奋地围绕着他。第71师的J. D. 普莱彻(J. D. Pletcher)曾协助解救贡斯基兴(Gunskirchen)集中营,他叙述了这一场景:“只要一名美国人出现在视线里,就会带来欢呼声、呻吟声和尖叫声。人群把他围得水泄不通,伸手去触摸他,去触摸吉普车,去亲吻手臂—或许仅仅是为了确认这是真的。那些行走不便的人会爬向我们的吉普车。而那些甚至连爬行都做不到的人,他们用手肘支撑起他们的身体,且不知为何,透过他们眼睛里饱含的所有痛楚和苦难,目光中流露出的是感激之情以及对美国人的到来所感受到的由衷喜悦。”每名囚犯都在谈论美国人的到来。那解放者自己有何感受?

  普莱彻认同库姆斯所说的:“我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战斗,终于知道战斗的意义何在。”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金沙加微信送99
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
博聚网